学科教学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   >   学科教学   >   正文

教学持久战

发布日期:2017-12-01 13:07:53     作者:杨婷     来源:     点击:593

                                                      教学持久战

                                                                     冯洁

我们敬爱的毛主席曾经写下一本著名的《论持久战》,他把战争分为三个阶段:战略防御,战略相持和战略反攻。其实我们的教学也正是如此,不管是对学生这个活体,还是对学习这个程序,都有这三个阶段。但是作为以人文关怀为主的学校课堂,并不像战场那样剑拔弩张,我们讲究的是以柔克刚。

一.防御

班里的小翔同学成绩中等,但写作水平呈上升趋势。某一日,忽改到其日记,细描了某节语文课时,自己心猿意马,听不进老师讲课的内容,只盼着快点下课可以逃之夭夭的具体过程。哭笑不得的我在下面哭诉:我受到了一万点伤害,你要负责!此后我并没有郑重其事地找他谈话,只是默默地给他补了下课,并无多话。我知道,他能把这么不认真的自己详细地剖析给我看,是对我的一种信任!我不能辜负这种信任,从而扼杀他之后再次向我剖析的热情。但是这件事情不会这么了结的,毕竟他真的是不认真了。因为我对他说自己受到了伤害,所以之后的语文课我都会有意无意地寻找他的眼神,如果不在状态,我就充满委屈地用眼神交流几秒钟。要是严重的话,我想下课的时候该提醒他要对我负责。不过这招还没用到,只是我的进阶手段。

毛主席说,当双方的力量悬殊之际,要切实作好防御工作,不能被毁灭。而示弱,应该是老师防御的最佳武器。

二.相持

上学期我们班有一个著名的心脏病突发事件。当事的孩子为了引起把所有精力都花在二胎身上的父母的注意,故意夸大了身体上的问题,搞得人心惶惶。而后,他在杭州住院住了一个多月,父母也为此去请教心理医生。临近期末,他回来,理所当然地,成绩一落千丈。其实不单单是成绩,他的日记、习作也都呈现出了灰暗的颜色。在此间的沟通中,我一般都先肯定他的文采,再谈一大堆人生哲理。但是我知道,这些都太空了,根本就是治标不治本。再加上学生跟我说,该生之前经常拿东西砸自己头、宣称自己要跳楼等等负面事件,我心急如焚,急切地需要找到一个切入口,来走进他的内心。终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知他居然狂热地喜欢着蜗牛。这个消息也让我进入了狂喜的状态。于是,我先利用一切渠道了解他养蜗牛的事,再引诱他加了我微信好友,然后故意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聊蜗牛。终于,他在日记中开始提蜗牛了!先是介绍各种专业知识,我评语:谢谢普及!他反评:这也需要普及?!我再评:当有人跟你说谢谢的时候,你是否可以换种表达方式?他点了六个点……上课时,他偶尔不认真,我有时会嗔怪:你都不如你家蜗牛!它天天在家健身,你也该动动你的脑袋!他就憨憨地笑……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笔下的蜗牛越来越多,正当我打算给同学们出一个动物特辑的时候,他家的蜗牛竟然都被不良商贩卖的蜗牛专用保温箱给烤死了。虽然他通篇的“烤”字都写错了,但是我圈归圈,完全没有心思让他订正。我在文末悲痛地和他一起默哀,并让他节哀,告诉他蜗牛会永远记得和他们一起度过这么多日日夜夜的善良的人儿!之后的日子,我在他面前和课堂上完全规避了“蜗牛”两个字,就怕踩到雷区。时间悄无声息地流逝,某一天,有另外一个同学写到了蜗牛,刚好在我改的时候,他也站在旁边。我紧张地看着他,结结巴巴地想调侃点其他什么东西。他淡定地站在那儿神情自若地说:“老师,我现在在卖蜗牛!”我突然想起他之前跟我说他开了一家网店,而且赚了钱!自以为是的老师啊,你没有学生那么强大!蓦地,我的眼眶湿了,赶紧让他回位置,低下头佯装改作业。此时的我内心波涛汹涌,只有我自己知道是什么滋味……

毛主席说,相持阶段是漫长的,因为双方都在积蓄力量,试探着对方。报刊杂志里说老师的某一句话、某一个动作,会彻底改变学生的行为。我相信,但是这个概率极低。我们不能因为这个极低的概率就相信任何事情是一蹴而就的。99%的学生不会因为你的一点作为就改变自身,他们有可能会改变一段时间,但是,他们会反复,亦或变本加厉。我们只有作好这个心理准备,坚持不懈地有所作为,才能打开另一番局面。到现在,我们班还有一个极其棘手的个案,但是我相信,假以时日,明朗的局面会展现在我眼前。

三.反攻

某一节课,我正教学艾青的《太阳的话》。因为这首诗歌用拟人化的语言写太阳欢跃的样子,洋溢着明快的节奏,所以范读时,我眉飞色舞。还没读完,我发现有一个学生在笑,不同于其他同学情不自禁上扬的嘴角,他是捂着嘴偷笑。说实话,我非常生气,勒令该生站起来朗诵这首诗歌。结果当然和我预料的一样,他虽然在文字上特意凹出了抑扬顿挫的语调,但是完全没有释放出正确的情感。下课冷静下来,我细忖该生是没有对诗词、对文章的感悟能力,才导致他融不进当时的环境,所以就很容易有出离感。别人看到活泼的我是和诗歌一个整体的,自然觉得正常,但他只看到了一个神经兮兮的我,肯定是要笑的。班里只有他一个没有感悟能力吗?客观地说,不止,但是他们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呆呆地把自己拒之门外。其实就阅读而言,学生都在浅层阅读,尽管我们班有阅读记录卡,也只是皮毛之事,或许还有累赘之嫌;运用读书方法去自读课文相类似的文章,虽然也是方法,但也不能只依靠它;最佳的方法,其实是师生共读。但是因为杂事过多,还有自身的问题,这个一直不能成行,作为语文老师,我深感愧疚!

其实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教学经验,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适合自己,适合自己班的学生才是最好的。当然,管理一个班级,教学一门课程,都得有自己的气场,这样才能形成黑洞,形成班级的向心力。

不过,气场也好,黑洞也罢,首先,你得有一个好身体。想当初我也是个美尼尔氏综合症的重症患者,如今的我,不做成灰泪始干的蜡炬,要做通电就能明的灯火。否则带完一届学生,我就可以永远地活在他们的心中了。我要看到一张张鲜活的面孔,要聆听一声声悦耳的笑音,要桃李满园,要花红遍地。各位同仁,共勉!谢谢!